苦瓜,不喜欢

narusasu

小透明2

鸣人再看见那个人的时候,是在一节公共选修课上,虽然是节不用闭卷只交论文的轻松课程,那个人依然十分投入,腰挺得笔直,持笔的姿势也严谨认真。鸣人揉揉惺忪的眼睛,刚刚补足觉的感觉令他十分满足,那个人坐在他的斜前方,鸣人意外的发现,那个人绑了个不高的小马尾,“哈”鸣人想,“下课的时候去聊两句吧,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那个,同学你好,我是三年二班漩涡鸣人,你叫什么名字?那个,我总觉得我在哪里见过你,我们以前见过面吗?”鸣人挠着后脑勺。宇智波有点诧异,眼前的男生有一头金色的闪耀的头发倒是有双难得一见的澄清的蓝色眼睛。‘这什么烂大街的搭讪方式’宇智波想,面色冷淡的说“不好意思同学,我这周才开始到体院上选修课,我们应该从来没见过,我还有点事可以先走了吗?” “哦哦哦、啊、没、没事了,打扰你了、”鸣人胡乱挥了挥手,“那,那再见呀。”

小透明

我不知道是鸣佐还是佐鸣 就是个小透明的脑洞

说起来,鸣人其实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见到的那个人了,但好像还能恍惚中感觉到那天透着微微的湿意和稍显土腥气的凉风。那是个刚刚下过暴雨的清晨,远处的积雨云还没有飘远。那个人远远的走来,身形瘦削,像一株刚刚长成的青竹,抱着两本绿色封皮的书,没有停留的从他身边走过了。
鸣人想我大概什么时候见过他,好像…好像是一双红色的、冷清的、艳丽的眼睛。“咕噜”腹部不合时宜的传来响声。鸣人甩甩头,拍拍自己的肚子,“啊啊啊啊,游戏打太晚啦,好饿!!可恶!!鹿丸为什么不叫我啊……”嘟囔几句。鸣人决定今天早上去最喜欢的食堂窗口点最大份的叉烧拉面。

















其实就是想起来 这个妹妹我在哪里见过 这句话

浪过头了 下一科一定要写好复习计划
不要先玩再学
先学再玩
不好吗!!!!!
是个大教训啊啊啊啊

厌烦撩拨人不说名字的
告白就告白
暗恋就暗恋
让人知道了
又不说名字
坦白说玩得很666啊


河流
夏季傍晚
旧旧的电影票

迅速回放的记忆

滚滚红尘